写于 2017-06-06 04:53:13| 手机认证送彩金| 市场报告
<p>对巴黎的袭击和更多恐怖主义的威胁可能会改变2016年大选的叙述</p><p>直到最近,巴黎的悲惨愤怒才是塑造2016年总统大选的主要力量</p><p>恐惧现在是主导2016年选举的主要力量</p><p>决定恐惧是否由愤怒主导的主要因素取决于大多数选民是否允许法律担心伊斯兰国成为瘫痪的偏执狂</p><p>毫不奇怪,一些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正在不遗余力地将这些担忧推向偏执地区</p><p>在他典型的令人发指的言论中,特朗普现在要求全面禁止所有进入美国的穆斯林</p><p>另一个担心被用作操纵工具的例子是布什的连任方法</p><p>在9/11之前,布什没有勇气赢得第二个任期</p><p>他利用对恐怖主义和LGBT社区的恐惧来利用2004年的胜利</p><p>向前迈进十一年到2015年,大多数美国人不再害怕LGBT社区</p><p>如果没有伊拉克的入侵以及随后萨达姆侯赛因的撤离,伊斯兰国的存在就不会发生</p><p>当我们允许妄想成为我们感知的一部分时,它可能会导致妄想以任何和所有的感知感染我们</p><p>妄想就像一种感染心灵的癌症</p><p>它有能力破坏我们思考和回应的能力</p><p>因此,2016年选举的转折点可以归结为大多数美国人是否有足够的大脑来区分对恐怖主义的合理担忧或被所有穆斯林的恐惧所诱惑</p><p>愤怒一直是第一位的,因为极端收入不平等的双重打击以及公民联盟对物质政治的影响使选民的愤怒不堪重负</p><p>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捐赠的亿万富翁想要什么远远超出中产阶级的需要,更不用说对工人阶级选民的任何考虑</p><p>这尤其激怒了共和党选民</p><p>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说服了自己,但像特朗普这样的局外人候选人是他们从政府获得的最佳机会</p><p> NBC新闻/华尔街日报在2015年9月底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愤怒主导选民的观点得到了支持</p><p>这表明44%的选民对被操纵的政治制度感到愤怒</p><p> 28%的人对他们的收入和经济感到愤怒,8%的人对这两者都很生气</p><p>这使得80%的选民认为愤怒可以最好地描述他们的情绪</p><p>今天,80%的选民很难同意任何事情</p><p>自我利益已经并将永远在选举中发挥重要作用</p><p>然而,贪婪是滥用自私利益和不必要的极端</p><p>政客们很容易操纵贪婪,因为这是另一种渗透到选民灵魂和思想中的妄想形式</p><p>贪婪和恐惧是许多政客用来操纵选民的主要工具</p><p>愤怒经常被用作喂养这些火灾的燃料</p><p>然而,当愤怒真正支配选民的思想时,他们的决定变得特别冲动和自我毁灭</p><p>像特朗普这样显而易见的自负骗子仍然是最新的共和党民意调查,充分展示了我们社会中极度愤怒的破坏程度</p><p>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最新一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已经放弃了选民理性的吸引力,他们都非常不合理</p><p>这种策略可以帮助他们获得力量,但对我们其他人来说并不好</p><p>恐惧和愤怒已被推到即将举行的选举的最前沿,贪婪潜伏在附近</p><p>与上述情况相结合,许多选民做出正确决定的可能性大大降低</p><p>决定在这次极其重要的选举中投票</p><p>美国人需要深入挖掘并自我认识真正影响他们决策的因素</p><p>他们需要坚强,不要受最脆弱的情绪影响</p><p>美国选民必须认识到哪些候选人尊重他们,并且通过迎合他们最黑暗的情感来扮演他们</p><p>这首先发布在www.politicsnpop.com,